105、第 105 章

  迷香的作用时间短, 可柳凝也没想到,顾曦竟这么快就醒了。

  他骑着马,带着一众精锐之士赶上来, 若是再继续待在车上, 迟早会被追上。

  身后羽箭一支支划空而来,钉在车壁上, 驾车的车夫也没见过这样的阵势,吓呆了。景溯撩起车帘, 走出车外, 将那车夫推到一边,自己则骑到了马上。

  “上来。”

  他朝柳凝伸手, 一把将她拉到了自己身前, 而柳凝亦心领神会, 抽出袖间防身的匕首, 干脆利落地割断马与车厢相连的绳索。

  “驾——”

  景溯留了一段绳索在手,作为驱使马匹前行的鞭。

  这马上没装马鞍,有些滑, 好在他骑术还算精湛。景溯一手执鞭握缰,另一只手则牢牢地把在柳凝腰间, 防止她从马背上滑落下去。

  车厢被远远甩在后面,他们也终于与顾曦的人马拉开了一段距离。

  然而箭矢来得更快, 又一阵密密麻麻的羽箭射过来, 从他们身侧擦过,景溯松开缰绳,用长剑挡下来势汹汹的箭雨,羽箭被剑身弹开,悉数落到了地上。

  然而还是有一支箭, 扎在了马的后臀上。

  骏马长嘶一声,失控地狂奔起来,险些将背上的两人甩下去。

  柳凝紧紧地抓住骏马的鬃毛,而景溯亦将佩剑回鞘,重新牵住缰绳,控制住马匹,保持住两人的平衡。然而受惊的马实在难以控制,横冲直撞间早已偏离了路线,竟将两人带至一片山林,疾行间穿过树丛,树枝将两人的外衫微微划破。

  也不知跑了多久,身后的追兵渐渐消失,而身下的马匹也似乎力竭,往一边倒去,将柳凝与景溯甩了下来。

  有景溯护着,跌下来时,她也没受伤,只听见背后一声细微的闷哼。

  柳凝从他身前爬起来,正要探看他的情况,却忽然觉得背后右肩处传来一丝濡湿的感觉,她伸手一摸,手掌上便沾上了一抹红,触目惊心。

  是血,不过并不是她的。

  柳凝猝然回头,看见景溯一张脸苍白得过分,他穿着顾曦的黑色外衫,血迹不显,可背上却分明插着一支箭。

  想来是先前就受的伤,她却一直没能察觉半分。

  而刚刚从马背上跌下来,一撞之下,显然又加重了他的伤势,箭矢从他的右肩胛前冒出一个尖尖的头,整支箭贯穿了他的肩膀。

  看起来就痛得很,他却始终一声不吭。

  柳凝觉得心有些慌,适才被顾曦追赶,尚没有那么慌乱,此时却觉得手足无措。

  这荒山野岭里,自是没有医师可寻,身后又是顾曦的追兵,她也不知如何是好。

  景溯见她一脸焦急,唇角勉强弯了一下,似是安慰道:“我……”

  他似乎想说“我没事”,可惜伤重得说不出话来,柳凝生怕他逞强开口,反倒更将伤口撕裂,按住了他的唇。

  “殿下……别说话了。”她抑制住声音里的颤意,迫使自己冷静下来,“我先带你找个地方,安歇下来。”

  柳凝说着,抬起景溯一只完好的胳膊,环在自己的颈侧。

  她搀着他,一路跌跌撞撞,好在没几步看见一条清溪,沿着溪流往下走,在山谷中发现了一处山洞。

  柳凝将景溯带进山洞里,让他侧着身靠在石壁上。

  他一侧肩头紧挨着石壁,另一边则被长箭横穿,柳凝看着他身前洇开的一片,眼睫轻轻颤了颤。

  她深深吸了一口气,让自己镇定下来。

  她深知两人安危,此时全系在她一人之手,越是这种时刻,越该冷静下来,方有一线生机。

  柳凝拿出匕首,用刀刃小心地割开箭矢周围的衣料,然后将景溯的外衫褪下,看到了素色中衣上血染一片。

  她晕血,脸色白了白,手却只是顿了一下,又继续将他的中衣、里衣褪去,完整地将伤口暴露出来。

  柳凝还是第一次见他裸着上身的样子。

  他肤色偏白,穿着衣衫时看上去略显清瘦,然而此时却完全不一样——他腹壁与胸前的肌肉紧张,线条流畅,与羸弱沾不上半分关系。

  他腹上胸前布着几道旧伤痕,有剑伤、刀伤、还有箭矢伤的痕迹。

  他到底经历过什么?

  柳凝怔怔看着,最终还是移开目光。当下最要紧的,是赶紧处理他眼下所受的箭伤。

  她先细细查看了一下他的伤势,最终决定,先把从肩前穿出的那端箭头割去,再从他背后将整支箭抽出来,上药、包扎。

  逃亡前她备了伤药在身,以备不测,想不到还真的派上了用场。

  柳凝一手握着匕首,另一只手的指尖拈-->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