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05、第 105 章

住箭矢,将箭矢切割下来——她手里这把匕首极锋利,是能削金断玉的珍品,做成这一步,并没有费太大的力气。

  她将切下来的箭矢扔到一边,提前备好伤药,正准备从景溯背后将长箭的剩余部分抽出,耳边却忽然传来马蹄声,似是有人靠近了这里。

  柳凝顿了片刻,将黑色外衫盖在景溯身上,起身到了山洞边,悄悄朝外看去。

  果然是顾曦的人马。

  此时他们就在不远处,顾曦坐在高高的骏马上,似是正指挥部下搜山;他带来的人不多,却皆是精锐之士,若是被发现,在劫难逃。

  若就让他这么查下去,被发现也只是迟早的事,毕竟他们藏身的这处山洞,并不是什么隐蔽之所。

  死局。

  柳凝心头暗叹了一声。

  她回头看了景溯一眼,他伤得太重,似是陷入了昏迷……柳凝瞧了一会儿,似是在犹豫着什么,最终收回目光,紧了紧手里握着的短匕。

  她走出了山洞,没闪躲,直接来到了顾曦面前。

  顾曦原本正指挥部下搜查四处能藏身之处,却没想到柳凝竟自己走了出来。他微微抬手,身后的兵士瞬间静了下来。

  他下了马,静静朝前走了几步,却在两人还隔着一小段距离时,便停了脚步,没再靠近。

  顾曦静静地打量了一会儿柳凝,开口:“他人呢?”

  柳凝摇头:“我不会说的。”

  “看来不是回心转意。”顾曦短嗤一声,“那你跑出来做什么?生怕我找不到你们?”

  “哥哥说笑了,这山里本就没什么好躲的地方,被发现不过是迟早的事。”柳凝轻声道,“我很清楚这一点,所以也不想再做无谓的僵持……不如与你正面遇上,将此事了结。”

  顾曦没说话,目光落在她肩头血迹上,顿了顿,眼中似有一丝波动。

  但当他目光下移,看到她手中匕首时,眸中那丝波动便瞬间失了踪影。

  “这把银匕首,我记得还是我送给你。”他温和开口,话里却透着一丝冷意,“阿凝,你是要用我送你的刀,亲手杀了我么?”

  “我虽非良善之人,却也不是六亲不认的禽兽……虽然你我意见不合,可是你永远是我的兄长。”柳凝缓缓道,“我怎么会杀你。”

  她举起银匕首,刀锋猛地一转,寒刃对着的不是顾曦,却是自己的颈间。

  顾曦怔了一下,瞳孔微缩:“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“求哥哥放过他。”柳凝说。

  “呵。”顾曦冷笑一声,“你傻么?你屡屡背叛,此时还拿自己的性命来威胁我——你觉得我会在乎么?”

  “我也没有别的东西,能与哥哥抗衡。”她笑了笑,“这样是不是很卑鄙?可是我走投无路,也只能试试这个法子。”

  她从前看话本子,最讨厌以死相迫的手段,她觉得这不是刚烈是诡计,明知道亲人对自己的爱,却还是将之化作剑戟,用来对付他们。

  可她如今也别无选择,她不可能下狠手杀死顾曦,却也不能眼睁睁看着景溯死,唯有用这样的办法放手一搏,寻一条两全的出路。

  “我不贪心,也不求哥哥你改变观念。”柳凝用匕首抵着自己的脖颈,“我只要你一个承诺——只此一次,放过我们。”

  “不可能。”顾曦冷冷道,“你不要以为,你摆个姿态就能吓住我,我——”

  他忽然收了声,双眼睁大,看到柳凝手里的匕首,真的往前进了一寸。

  刀尖划破皮肤,一丝血线顺着伤口滑下。

  柳凝疼得眉头蹙了一下,却更加握紧了匕首,堪堪停在此处。她没说话,只是看着顾曦,双眼一片坚决,好像在说,她并不只是说说而已。

  “你——”顾曦的脸色沉下来,“你先把刀放下来,其他的事再说。”

  柳凝不为所动,她知道这是她唯一的筹码,一旦放下,情势便会立刻被动起来。

  “你先答应我说的。”

  “你非要跟我杠到底,甚至不惜残害自己的性命么?!”顾曦怒道,“好,既然你如此不在乎自己,我又何必在乎你——你自管去死,且看我会不会为你落一滴泪!”

  柳凝闭了闭眼,刀尖往深了些,更多的血流了下来。

  再深一些就是动脉,若是划破了那里,只要短短几秒,她就会死去。

  她不知道自己还要不要继续下去,她本来只是想逼顾曦就范,并没打算死。

  但若就此死了,好像也不是什么坏事。

  她不必在再夹在景溯和顾曦之间,也不必再去考虑报仇雪恨的事情……这些事总是像大山一样压在她心头,逼得她喘不过气来。

-->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