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7、第 27 章

  景溯托着她的脸庞, 话里带着隐约带着一丝压迫。

  “之前为什么不喝药?”

  柳凝能闻到他指尖沾染上的淡淡药味,混着荼蘼香,单薄的脊背靠在床头, 脸被迫仰着,青丝凌乱地披散在肩头。

  若是照平时, 她可能也就随便编个借口敷衍过去——但如今她既存了试探的心思, 想知晓他的心意究竟如何,那便不能再一味回避。

  柳凝抬起眼,直直对上男人那双幽深的眼瞳,没回答他的问题,只是轻轻问。

  “殿下是在关心我么?”

  景溯捏着她下颌的手指微顿, 本来正打算听她如何扯谎, 没想到她却反问起他来。

  他还没言语, 女子柔软细腻的手忽然握在他的腕上,柳凝的脸颊虚虚贴着他的掌心。

  “若不是殿下, 恐怕我便要丧命于今日。”柳凝声音低柔,“我……很感激。”

  她语气里特意带上一丝羞赧, 若有若无的情愫藏在其中, 睫毛垂下, 像是羞涩, 实则是为了遮住审视的目光。

  她悄悄观察着景溯。

  从前总是他进她退, 如今她难得主动剖明些心意,他若心中有她, 情难自禁, 总会从神情间流露出些许来。

  然而景溯却只是瞧了她半晌,古怪地弯了弯唇,竟松开了手。

  “你感激别人, 一向只有口头上的表示么?”他倒也不再兴师问罪,意味深长地瞧着她,“……不来点实际的?”

  他似笑非笑,柳凝竟看不透他到底是真有所求,还是一时兴起的恶趣味。

  也或者……景溯和她一样,也在试探。

  说不定他也想知道,她态度的忽然转变,是不是别有图谋。

  几个念头在心间匆匆转过,柳凝敛起眸子,轻轻启唇:“那好吧。”

  景溯有些意外地挑了挑眉,还没来得及开口,柳凝的唇却忽然凑到他脸边,蜻蜓点水般地碰了碰。

  转瞬即逝,就像幻觉一般。

  景溯看着柳凝,她第一次这样主动,竟让他有些……反应不过来。

  柳凝目光一片澄澈,就好像刚刚的亲吻,完全是为了报答他的救命之恩。

  若不是他亲眼瞧过这女子的本性如何,恐怕还真会以为是个单纯懵懂的小姑娘。

  柳凝轻轻地笑了笑:“殿下……还满意么?”

  她分寸拿捏得恰到好处,既不冷淡,却也不过分热情,像是抛进深潭里的鱼钩,不紧不慢地随势而动。

  景溯没有愣很久,他轻轻抚了抚她刚刚吻过的地方,忽然轻笑一声:“就这?你觉得这样就够了?”

  他点了点自己的唇,暧昧地看了她一眼:“……这里才对。”

  柳凝笑容微滞。

  她虽然已经下定决心以情相诱,打算抛弃那无谓的矜持,可他不要脸的程度,还是超出她的想象。

  柳凝心中恼恨,但脸上还是那副柔和婉约的模样,她小心地捉住了景溯胸前的衣襟,稍稍犹豫了一下,慢慢朝他唇边接近。

  她轻轻闭着眼,睫毛微颤,碰上了他的唇。

  景溯的唇瓣干燥,微有些凉,她短暂触了一下,很快退开。

  肩头却被他揽住,他眼里闪着幽幽的兴味,顿了一会儿,慢悠悠开口:“你就是这么吻人的?嗯……卫临修他没教过你?”

  景溯语调戏谑,好似她做的这些事情在他眼里,就像是开玩笑一般。

  “夫君是正经人,哪里比得上殿下。”柳凝偏过头,语气轻柔散漫,“难不成殿下……想教我?”

  她不信他心里,没有一点波动。

  果然这话说完,景溯不笑了。

  他眸色深染了些,定定瞧着眼前柔弱清丽的女子,慢条斯理凑近,温热的气息拂在耳畔,让柳凝觉得有些痒。

  “教你……这有何难?”

  男人嘴上说着不难,呼吸却略急促了些,他有些用力地握住柳凝的肩头,将她按倒在卧榻上,匆匆低下头去,好像压抑了很久。

  然而他还没碰到她的唇,却忽然被推开,柳凝侧过头去,捂着嘴呛咳了起来。

  她咳得有些厉害,泪盈羽睫,苍白的脸上泛起红。

  这么一打岔,景溯身上的热度瞬间褪了下来。

  他一向自持,本来只打算逗她玩一会儿,却不知怎么的,竟被她牵得越了界。

  景溯不觉得这是什么好事,冷静地抽身退开,不过瞧见她眼角边的泪花,还是忍不住伸出指尖,轻轻替她揩去。

  “差点忘了你还病着。”他淡了语气,“先好生休养着,今日欠我的……改天再还上,倒也不迟。-->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