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7、第 27 章



  他说完便出了门。

  门扉合上,柳凝手掌从唇边移开,脸颊边的淡红渐渐褪去后,唇角弯起凉凉的弧度。

  她是故意的。

  她的目的只是试探景溯,并不想假戏真做……何必真的送上去,让他占尽便宜?

  柳凝慢慢地坐起身,回想着景溯适才的表现,他被她吸引着,却又提防着她,要他完全敞开心扉,对她予宇欲求,恐怕没那么容易。

  但也不是没有可能。

  她能让他短暂地失去冷静,说不定有一天,也会让他把整个人也搭进来,任她驱使。

  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 柳凝与景溯是上午离开客栈的,现在已近黄昏。

  看来她晕过去的时间不短。

  景溯离开后,柳凝又稍稍歇了一会儿,觉得身上有些力气了,便掀开被子下了地。

  原先在床上时还没发现,起身后她发现自己身上的里衣被换了新的,旁边榻上搁着的衣裙,也不是原来那件,似乎是新买来的裙子。

  一看就是景溯的口味。

  他还和之前一样,不喜她衣着寡淡,偏爱看她锦衣华服、明媚娇俏。

  柳凝瞧着绫罗裙上明艳繁复的花纹,她名义上终究是嫁了人的,穿得这样招摇,难免有些……

  不过也没有其他能穿的,最终还是换上了景溯为她准备的裙衫,走出房门。

  这里原来是城中一处医馆的后院,房间供以待客留诊。

  倒也是,当时景溯在舟上看到她骤然晕倒,除了医馆,还能把她往哪儿送?

  柳凝沿着后院的小径慢慢地走,推开前屋的门,一个年逾花甲的老郎中正理着药材,听到动静,转头瞧了一眼。

  “可好些了?”老人问。

  柳凝轻轻点头:“多谢先生诊治,现在已经可以走动了。”

  老郎中摆了摆手:“老朽无用,要谢,便谢你那夫君,他当时抱着你进来,二话不说便递了张药方过来,重金着我们按药方抓药煎药……亏得他够利落,不然时间再耗下去,夫人你体质太虚,恐怕撑不过去。”

  他似乎将她当作了景溯的夫人,柳凝怔了一下,不过也没有辩驳,只是低声询问了自己的身体。

  “我的病……很严重么?”

  老郎中叹了口气:“夫人本就体质孱弱,气血瘀滞,近日似乎又忧思过重,这才病情加重……凡事还需看开些,执念过重,最终亏的,还是自己的身子。”

  他句句踩在点子上,直接指出她这是心病,与之前景溯请来的大夫不谋而合。

  “不过尊夫提供的药方倒是极好。”郎中接着道,“若按照那方子服用个一年半载,想来情况便会好上许多。”

  原来那药方是真的。

  而且他居然还随身带着。

  柳凝心头一动,但这微妙的感觉转瞬即逝,她也不去深究。

  老郎中又在日常饮食上叮嘱了她几句,柳凝起身道谢,随后离开了医馆。

  医馆门前有一棵花树,正值春日,繁花堆满枝头,在夕阳映照下带着一丝厚重。

  景溯就站在树下,手掌微抬,簌簌繁花落在他掌心里。

  他头微微低着,似乎若有所思,不过背着光站,柳凝看不清他的具体表情。

  她放轻脚步走过去,不想惊动他,但还是被察觉到。

  景溯回转过身,掌心里的花瓣拂落,漫不经心。

  他刚刚掬着花瓣的模样,似乎沾染着几分温柔,丢掉时却也轻慢随意,眉眼浸着几分凉薄的味道。

  就好像什么都如玩笑一般,进不了他的心里。

  她能么?

  柳凝对上景溯望过来的视线,停住了脚步,想起他适才低头沉思的模样,轻声开口。

  “殿下……在想什么?”

  作者有话要说:  感谢在2020-10-22 17:03:00~2020-10-23 21:57:4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~

  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:幽兰 1个;

  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:23228263、25133239 1个;

  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:我就看看 5瓶;陈陈爱宝宝 1瓶;

  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,我会继续努力的!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www. 
  乐其书城手机版阅读网址:m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