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9、第 29 章

  无人的窄巷, 昏暗,安静,仿佛与外头热闹熙攘的街市隔绝。

  柳凝背靠着墙边, 隔着薄薄春衫,能感受到石墙上斑驳的纹路, 光线微暗, 是景溯的影子落下来,遮挡在她的眼前。

  他俯身,慢慢靠近,耳边落下一缕发丝,垂到她肩头, 两人鼻尖相碰, 呼吸相触。

  柳凝没有闭上眼, 却是直勾勾看着景溯的眼睛,那里隐藏着幽暗的情绪, 正中心是她的倒影。

  他是怎么想她的呢?

  柳凝无法准确猜到他的心事,但至少有一点可以肯定——他并不像之前所表现出来的那样满不在乎。

  景溯温热的呼吸喷洒在她脸颊边, 痒痒的, 唇越来越近。

  她双手轻轻抵在他胸前, 正犹豫着要不要推开, 他却先停了下来。

  柳凝看到他的眼神渐渐淡澈, 不再被欲念深染,他盯着她, 也不知是不是错觉, 她居然从中读出了几分冷静审视的味道。

  看来……还是没有那么容易让他迷失。

  这人平日里对她,总是肆意轻慢,倒差点忘了, 他也是同样的多疑警惕。

  这样的人,不容易失控,也不太容易被引诱。

  柳凝垂下眼,以为他要抽身而退,却冷不防肩头一紧。

  景溯握着她的肩膀,低头瞧了她好一会儿。

  他似乎原本打算松开她,可目光落到她发边的绒花上,却又是一顿,随后唇角凉凉翘起,没退后,反而更进了一步,欺身上前,侧头埋在了她的肩颈处。

  他张口咬了下去。

  力度不轻不重,不会让她太疼,却也刚好可以留下印记。

  柳凝没料想到他竟会这样做,颈边传来轻微的刺痛,忍不住倒抽了一口气,惊讶更甚于疼痛。

  她颈边怕痒,最是敏感,指尖触上去都会觉得生出些异样感,更不用说被人忽然咬上一口。

  ……还是以这样暧昧的姿势。

  柳凝一把推开景溯,捂住脖子,指腹按在刚刚他啃咬过的地方,能摸到凹凸不平的牙印子。

  “你发什么疯?”

  “我仔细地想了想……”景溯撩起她耳边的碎发,低低笑了一声,“还是咬你一口,更有趣些。”

  他不动声色地将真实情绪压下去,只留了一抹随意的微笑在唇边,漫不经心,却又不失温柔。

  本来倒是想亲上去,但最终景溯还是制止了自己——和眼前这个女人,还是保持着最初的关系,更加安全。

  只是感兴趣而已,这样简单的关系最好……陷下去,对他可没有好处。

  不过想虽是这样想,就这么轻易放过她,景溯却还是觉得可惜,便干脆折中,在她娇嫩的颈边咬上一口,倒也不算辜负了此刻这份旖旎。

  还能在这女子身上,留下独属于他的印记。

  月光清冷一片,落在柳凝身上,白玉耳坠缀在她微红的耳垂边,泛着莹润的光泽,再往下便是她优美纤长的脖颈,被咬过的地方用手捂着,但还是露出牙印的一角,微微泛着红意,在雪白的肌肤上分外明显。

  景溯倒也没料想到她肌肤这样细嫩。

  不过对于这痕迹的效果,他还是颇为满意。

  好像这样做,这个人就是他的了。

  只是她头上那朵绒花还是有些碍眼,一瞧见,就总能想起那晚卫临修与她在一起的场景……景溯皱了皱眉,抚上她鬓角,把那朵素色绒花取了下来。

  这下总算称心如意。

  柳凝蹙起眉头,想要拿回来,他却随手丢到了一边。

  “这东西衬不上你。”景溯轻慢地挑起眉,“难道你喜欢这种这种小儿科的玩意儿?”

  “喜欢也谈不上,但总归是……”

  柳凝正想说她好歹也是花了银子的,那绒花却被景溯踩了上去……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。

  素色的绒布上沾了黑印子,扭成一团,她顿了顿,后半句话也没有说出的必要。

  “改日送你个更好的。”

  景溯攥着她的手腕,若无其事地从巷子离开,柳凝手被他握着,瞧了一眼地上残败的发饰。

  他跟一朵绒花别上了劲……是因为卫临修么?

  他在吃醋?

  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 这之后景溯没再强行让柳凝作陪。

  两人一前一后回了客栈,从后门各自回了自己的房间。

  卫临修已经在房里了,不过似乎也没有到太久,坐在桌边,身上的外衫还没有脱下。

 -->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