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0、第 30 章

  近两年未见, 柳重明与柳凝印象里的样子,变了很多。

  在她印象里,他虽不似卫临修那般文弱, 却也是满身的书卷气,柳凝曾见过他执着书卷与先生侃侃而谈, 端是一派清朗浩然的模样。

  如今相见, 他晒黑了不少,眉峰似剑一般聚拢,边上有一道小小的疤痕,瞧着有些陌生。

  唯有他望过来的眼神,和从前相似, 勾起了一丝熟悉感。

  柳凝依稀记得, 当年她与卫临修定下亲事时, 他也这样看着她。

  气氛僵滞。

  柳凝不愿与柳重明继续相对,徒增尴尬, 打算随便找个借口离开,却被他抢先开口。

  “你在卫家过得还好么?”

  他问得平常, 可是语气却透着不甘, 还有一丝若有若无的蔑视……

  柳凝知道他看不起的是她。

  那日柳重明得知她答应了定亲的事, 也是这样的神情, 在他眼里, 恐怕她就是个庸俗肤浅的女人,瞧中了卫临修的家世, 便巴巴地凑上去。

  但其实本质上也没差太多, 她确实心怀鬼胎,所以那天柳凝大大方方受了他的指责,她本也不在意柳重明怎么看她……本就欠了柳家的, 随他怎么说都好。

  然而最终换来的,却是柳重明的失控。

  他抓着她的肩说了很多,最终颓然离去……那是柳凝见他的最后一面,这之后,只听说他一声不吭地参了军,无论如何也不肯回来。

  柳凝回想起那段往事,没有答话,柳重明皱了皱眉:“……卫临修待你不好?”

  她回过神来,笑笑:“大哥你怎么能这样说……夫君他,分明待我很好。”

  柳重明没有吭声,不过就他的表情来看,他似乎并不满意。

  “我过得很好。”柳凝轻笑一声,“大哥不替我高兴么?”

  “不要叫我大哥。”他终于开口,眼中带了些怨恨,“你我本无血缘关系——”

  “那你要我叫你什么?”柳凝失去了耐心,深深地皱起眉,“我姓柳,名字亦是父亲亲自所取,父亲当年把我带到你面前,是怎么说的……你难道忘了么?”

  柳重明一怔。

  他怎么会忘。

  那是第一次见她,她不过五岁,一双眼睛却清清冷冷,看谁都浑不在意,当时父亲将小姑娘领到他面前,告诉他这是妹妹,以后要好好照顾。

  那时他八岁,唯一知道的妹妹,是娘亲刚生下的阿倩,并不认可眼前这个,不过出于父亲的要求,还是去拉她的手。

  结果却被她冷冰冰地甩开,她一脸警惕地瞧着他,活像只生人勿近的刺猬。

  柳重明不喜欢这个妹妹,但她还是在这府上,以柳家长女的身份待了下来,十年过去,当初的满身尖刺悉数收敛起来,出落成了如今的温柔婉约。

  而他的感情,也慢慢变了。

  一开始还不愿承认,直到传出了她与卫临修的消息,心里的情感才溃不成军,连最后一块遮羞布也被扯了下去。

  柳重明看着眼前眉目宛然的女子,指节收紧:“可你也该知道,我不曾把你当过妹妹。”

  这话他之前说过,柳凝觉得头痛,眉头蹙得更紧。

  “那又如何?”她冷了语气,“无论你怎么想,你我的身份不会变,何况一直以来,我也只把你当做兄长,就算没有卫临修……嫁的人也不会是你。”

  这话踩在了柳重明的痛脚上,他咬着牙,一把抓住了柳凝的手腕:“在你眼里……我就这么不值一提?”

  柳凝觉得他在无理取闹。

  跟上次一样,她说的已经很清楚,除了兄妹之情,她对他没有别的情感。

  她不懂柳重明到底在跟什么拗着劲,过去这么长时间,还在纠缠。

  “你松手。”

  柳凝被他握得手腕有点痛,往回抽了抽,然而他却握得更紧,大有一副她不继续说下去,就不肯放手的意思。

  中庭时常会有人经过,若是有下人经过,看见这副情景,难保不会传出去什么谣言。

  若是传到柳家夫妇耳中,柳凝不知道到柳承思会怎么想,但陈氏……一定会怨上她。

  柳凝不想自己落到这样的处境,她又挣扎了一下,可还是被柳重明攥得死死的。

  微风拂过,他身上淡淡的酒味飘到了柳凝鼻端。

  想来柳重明也在那接风宴上,喝多了酒……结果醉后来找了她的麻烦。

  柳凝心中厌烦,从发间拔下一支簪子,尖利的簪头对准他手背,想刺下去迫使他放开,然而挥到一半却堪堪停住,没再刺下去,反将簪子顺手收进了袖口。

  另-->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