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1、第 41 章

  别咬。

  柳凝的心怦怦直跳, 颊边渐渐染上一丝绯红,却不是享受,而是难堪。

  以往她与卫临修的相处, 大多是相敬如宾,比起这样亲密无间的接触,更多时候是待在一起吟诗作画……每每被景溯这样对待,总是有些无措。

  尤其是, 他愈发变本加厉。

  一次次越来越亲密,就好像在试探她的底线。

  偏偏男女力量悬殊, 她总是很难拒绝。

  柳凝头靠在景溯肩头,感觉到他的唇在她颈畔游移,原本要张口咬下去, 临了却又好像还是听了她的话, 没有下口。

  她稍稍松了口气。

  但随后心又猛地提了起来。

  景溯垂下的发丝拂在她颈前,痒痒的。

  他没咬她, 却也没离开她的颈边, 唇印在上面, 轻轻启开, 对准雪一般的肌肤,在上次咬过的地方,深深吸吮了一口。

  柳凝寒毛倒竖, 蓦地睁大了双眼。

  她再也忍不住, 一把推开了身前的男人。

  这回他没再用力箍着她,轻轻松松就被她挣了开,柳凝指尖触在颈边,能听到自己剧烈的心跳声。

  她心头讶异,却不是因为景溯, 而是对自己感到惊讶。

  从前与这人,也不是没有过亲近的接触,被他抱过、被亲过……然而之前的反应,都不如现在来得强烈。

  也许是因为来之前饮了酒?

  鼻端还萦绕着他身上的淡淡香气,柳凝捂着脖子,抬头怔怔看着景溯。

  灯色下,他眼睛微眯,轻轻舔了舔唇。

  “味道不错。”

  他说得又轻又慢,柳凝反应了一会儿,不知道他说得是她,还是她唇边残留的桑葚汁液。

  不过无论哪一种……都足以令人面红耳赤。

  柳凝避开景溯的目光,不想让他看出她心里的轻微异样,不过却还是听到他低笑一声。

  “这样就受不了了?”

  他抬起柳凝的下颌,看着她微红的脸,随后又暧昧地笑了笑:“对哦,我差点忘了,阿凝虽然嫁了人,却还是个冰清玉洁的姑娘家。”

  “不喜欢我这样对你?”

  她当然不喜欢。

  倒也不是矫情到不能忍受他的触碰,只是她实在不喜欢那种心慌意乱、脱离控制的感觉。

  柳凝顿了顿,委婉道:“殿下总该等我心甘情愿……”

  “不喜欢也没办法。”景溯温柔地搂住她的腰,“你早晚是我的人,总该先慢慢习惯起来。”

  他点了点她颈边新添的红痕。

  上次留下的咬痕散了,这次新换上玫瑰色的吻痕。

  景溯欣赏了一下自己的杰作,觉得有些满意。

  她看着像只羸弱的蝶,却总是飘忽不定,有时明明近在咫尺,却总有种离他很远,伸手也抓不住的错觉。

  他从未这样在意过一个女子,更无法容忍这种错觉……只有在她身上留下独属于他的印记,才能令他心安。

  景溯沿着那抹红痕,顺着她光滑细腻的脖颈往下。

  他还想再她身上添上更多痕迹,让她整个人都沾染上他的颜色与气息。

  不过现在好像还不是时候,得再耐心一点,多等等她。

  景溯看着怀里人单薄的肩膀,心头动了动,疯狂的欲念稍稍散去一些。

  他不是圣人,一开始动情之时,倒也不是没想过强取……只是认识她越久,这样的想法便越淡。

  一方面他有自己的骄傲,不屑用这种低级的手段得到她;另一方面,他似乎对这女子,也逐渐产生了一丝怜惜。

  从前也有下臣往东宫送过女子,其中不乏姿容妍丽的美人,还往往能歌善舞、善解人意。只是景溯不喜欢将就,任凭这些女人才貌双全,看不上就是看不上。

  他没碰过任何一个,都私下处理掉,分配给心腹臣属与随从们。

  许是天性凉薄,景溯看着这些女子梨花带雨、苦苦哀求的模样,心里却从不会有一丝一毫的波动。

  但到了柳凝这里,却不一样。

  他几乎从未见过她真情流露的模样。

  除了病痛使然,她几乎很少流泪,更不用说哭泣,唇畔边总是挂着浅浅微笑,柔和却疏离。

  总是那种精心修饰的温柔,真正的情绪永远留在面具后面,谁也触碰不到。

  他很想撕开她的面具,可是另一方面,又不知为何,每次对上她的双眼,心肠又会情不自禁柔软下来。

  上一刻还想掠夺一切,沉浸在她目光后,下一刻,就只想把-->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