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2、第 42 章

  柳凝稍稍推开景溯, 正斟酌着说些什么,劝他回心转意。

  然而还未来得及开口,脸颊被他轻轻捏了捏。

  他现在触碰她, 似乎越发自然起来了。

  “呵,逗你的。”景溯收回手,“至于这副如临大敌的模样?”

  柳凝一怔,摸摸脸。

  她的表情应该控制得很好, 不会露出什么异样才对。

  “再待一会儿,我们就下去。”她听见男人叹息一声, 似乎有些恋恋不舍,“等回了汴京,再见你……就不像现在这样方便了。”

  这人就是这样奇怪, 对她的态度时而随心所欲, 时而却又像现在这样,好像爱她爱到骨子里, 一刻也割舍不下似的。

  连她都不知道, 究竟那边是真的。

  柳凝从他怀里起身, 理了理凌乱的发, 还有身上叠出褶皱的衣裙,低头盯着景溯的脸,想辨别出他的真实心意。

  “殿下舍不得和我分开么?”

  “你难道舍得么?”景溯慵懒地靠了一会儿, 随后也站起身, 理了理衣袍,“就算对我无意,总也存了利用我的心思……不牢牢地抓住我,你甘心么。”

  听他的语气,好像笃定了她只能依靠他完成复仇一样。

  柳凝觉得这男人也太过傲慢, 本来就算没有他,她也自有计划。

  只是他偏偏出现了,还给她的生活造成了不小困扰……就算她顺手利用一下下,也该是他欠她的才对。

  不过柳凝当然不会就这一点,跟景溯做无谓的争论。

  “殿下怎么能这么说……我虽有我自己的打算,但对殿下,也并非全然无情。”她心中淡漠,唇角却勾起温柔的弧度,“您对我的好,我自然都记在心里。其实每次同殿下出来,我……也都很开心。”

  柳凝越说越轻,好似有些羞赧,违心之语,说出来却像是真的一样。

  不过其实这也不完全算是假话。

  她也说不清楚,到底是和卫临修虚与委蛇舒心一些,还是应付他更快乐一点。

  让她高兴的事实在太少,只能说,各有各的烦恼。

  柳凝这一番剖白,景溯似乎不可置否,他好像看透了她的虚情假意,但也懒得说破,只要她陪在他身边就行。

  窗外传来了清脆的声响,似乎有人在摇晃着铃铛,景溯转过脸来,淡淡道:“我们该回去了。”

  这摇铃声似乎是他安排的。

  柳凝点点头,正要跟在景溯身后离开,身子却忽然腾空,被他抱了起来。

  她一惊,下意识搂住他的脖颈:“你……干什么?”

  “你不是说你累了?”景溯怀抱着她,慢悠悠从船舷一边的木楼梯走下去,踩着踏板,走到先前那艘小画舫上,“我待你这般体贴,现在是不是更开心一点?”

  他话里带着微微的讽意,似乎在回应之前她说的话。

  柳凝无话可说,只能暗自腹诽景溯捉摸不定、行事无常,一边把脸转过去,深深埋进了他衣襟前。

  船上有他的随从在,虽然知道这些人半句闲话也不会传,但众目睽睽之下,被他这样亲密地抱着,她还是难免会不自在。

  好在很快就进了画舫里,景溯放下她,将门关上,阻隔了外界的视线。

  被他这么一抱,先前理好的头发又乱了,室内的博古架上正好有一面琉璃镜,柳凝走到前面,对着镜子理了理头发,一侧头,就看见颈部那处暧昧的红痕。

  她叹了口气,到最后还是留下痕迹。

  “叹什么气,你该庆幸才对。”

  景溯从身后抱住她,下巴搭在她肩头,看向镜子里的两人,轻笑一声。

  “我其实还想多做些事情,但……这次就先算了。”

  “暂时放过你,还不知足么?”

  他咬重了“暂时”两字。

  船舷边的潮汐声沙沙作响,时轻时弱地传入她的耳中,伴着男人的低语,柳凝心中难以平静。

  不知道下次还有什么在等待着她。

  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 柳凝下船后,被景溯送回去,摸着黑回了柳府的院落。

  有素茵帮她遮掩,很多事情就顺利了不少,回到了寝房后,她将衣衫匆匆换下,一面看向素茵,轻声开口:

  “他醒过么?”

  素茵心领神会,知道柳凝指的是谁,摇头:“二公子一直睡得很熟,未曾中途醒来过。”

  她这样说,柳凝便放了心,换好寝衣后,轻手轻脚地上了床。

  迷药的作用-->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