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9、第 89 章

  柳凝身体轻晃, 离她最近的长乐,先发现了异样。

  “阿凝?”长乐有些担忧地看过来,“你……怎么了?”

  “我……可能有些累,没什么事。”柳凝勉强弯起一抹笑, 尽量不使异态流露出来。

  “还说没什么事?你脸色白得吓人, 声音也不对劲。”长乐语气关切,“可是这几日没睡好?……不如我叫人扶你下去歇歇。”

  柳凝这几日的确睡得不好。

  她身子向弱, 从前在南陈时, 偶尔也会头晕, 后来景溯为她请了郎中医治, 服了段时间的药,才渐渐好转了许多。

  如今这是旧疾复发?

  柳凝被婢女搀扶着, 晃晃悠悠起身, 隐约听到长乐命人将她送至客房歇息, 她想要拒绝,可是声音却微弱, 谁也没听见, 便被府中婢女搀扶着,离开了莲池边的水榭。

  她被搀着,往后院去,进了栋双层的小楼阁,婢女把她扶上了楼, 送进了间屋子里, 安置在床上, 便躬身退了出去。

  柳凝在婢女走后,迅速撑着起身,身子再虚弱, 却也咬牙下了床。

  她自然发现,此刻的情形不大对劲。

  这间屋子里的陈设异常考究,桌椅帘帐都不是凡品,就算是长乐公主奢靡成性,间小小的客房,也万不该如此讲究。

  柳凝勉强走到桌边,看到桌上摆着青玉酒壶,提起来轻轻晃了晃,又闻了下。

  是新酒,满满壶。

  这显然是事先准备好的。

  柳凝知道,自己大概是被算计了。

  她目光落在酒壶边的两只玉盏上,灵光现,前后种种蛛丝马迹串联起来,很快就反应过来,她落进了个何等恶毒的圈套里。

  门就在这时,“吱呀”声开了。

  如她所料,赵承和走了进来。

  随后门口传来了阵清脆声响,似乎是……落锁的声音。

  赵承和掀起珠帘,款款走进来,见到柳凝站在桌边,愣了下。

  这似乎与安排好的不样。

  当初定下的计划,是长乐在酒中下药,然后将柳凝送到此处,他再借着药力与她纠缠番……如此这般,她除了嫁给他,就再也没有别的选择。

  然而现在看来,情况却好像不太对,她本该好好躺在床上,不省人事才是,谁知竟生生站在桌边,朝他看过来。

  可是生了什么变故?

  赵承和却不知,其实他们兄妹的计划,进行得极为顺利,唯一算漏的,是柳凝的忍耐力。

  她的意志力很强,从前疾病发作之时,身子再弱、头脑再混沌,亦能强撑着拼出一丝清明,留给自己冷静思考的余地。

  她也不会就此认栽,就算被逼入绝境,也要绞尽脑汁,求丝逃生的希望。

  先前被长乐算计喝下的药,效果越来越强,柳凝的脸色愈发苍白,看着赵承和走近,心跳渐渐加快。

  倒不是因为慌乱。

  而是他身上的男子气息扑面而来,让药效有如浪涛般迭起。

  柳凝咬了咬唇,她本以为是迷药,现在看来,好像不是。

  这兄妹两人好歹也是北梁皇族,对付她,竟用上了这般手段。

  当真是……下作。

  赵承和离得很近,他也终于看出来柳凝神色不同以往,伸出手先探了探她的额头,再顺着往下,碰了碰她的肩头,最后握住她的手腕,把将她带进了怀里。

  柳凝自是没力气拒绝。

  赵承和终于笑了,看来,他们的计划,并没有什么问题。

  至于她还清醒着……左右也反抗不了,倒也无妨。

  说不定还另成情趣,他终究也是个男人,待到敦伦欢好之时,自然也不希望身下人是一条死鱼。

  柳凝觉得身体有些热。

  赵承和也感受到她肌肤上传来的情热,便也不再耽搁时光,抱了温香软玉在怀,便要往床榻走去。

  然而柳凝却伸出手,轻轻推了推他。

  赵承和低头,看到女子脸色苍白,眸中浮起层薄薄的雾。

  她看上去好似一朵柔弱的菟丝花,即便是他,心中也不免起了丝怜惜之意,便稍稍松开手。

  听听她要说什么,倒也无妨。

  “六殿下……”因着中气不足,柳凝的声音显得格外柔软,“你和长乐,给我下了药,是么?”

  “阿凝,我也是没有办法。”赵承和倒也没否认,点了点头,“你总是百般拒绝我的好意……我求而不得,想要得到你,也只好出此下策。”

  他副情深款款的模样,柳凝却觉得胃中翻涌。
-->>